[JOJO][承花] 坂の上の星屑(1end)

春天不是读书天。

空条承太郎心想。

他躺在教学楼天台护栏网边的长椅上,人被笼罩在一格一格的阴影里,一只手枕在脑后,帽子盖在脸上,另一只手上夹着香烟。

还要很久才会放学,他有一点苦恼地想到。

事实上,对于其他人而言,五分钟前才开始今天日程上的第一节课。

 

云好像慢慢飘过来了,承太郎猜想,他隐约觉得身前罩上一道阴影。但很快,那阴影便移开了。

云也飘得太快了些,可是哪里来得这么快的风。

而后他慢慢侧过脸看向身边,制服帽的遮挡下无须费心做什么注目他人时的掩饰。

 

穿着醒目的绿色校服围着白围巾的红发少年靠着围栏,在距离承太郎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坐了下来。

 

是那个转学生。承太郎并不是很在意转校生之类的事情。那一天,他刚从教室旁边的洗手间出来,瞥见站在讲台上还穿着原来学校的校服的转校生,黑板上白粉笔的字迹大大写着他的名字:“花京院 典明”。台下的学生窃窃私语,女生们交头接耳,很是兴奋的样子。

唔,长得好像是女生会觉得帅的类型……?

只有两个空位。

一个是逃课的自己,另一个在自己旁边。

承太郎懒得再看下去,转头走上楼梯,直向天台。

 

但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个转校生还是众人瞩目的焦点的时候起,承太郎就有预感,他也不是什么合群的友好分子。

——尽管看起来似乎很温和的样子。

有时候会经过窗边,他忍不住留意一下那个一头红发看起来有些招摇的转校生。他还穿着原先学校的制服,坐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窗外发呆,手上攥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书。周围的女生们打闹着,一面咬着吸管吸吮着纸盒里的草莓牛奶,一面翻着时装杂志,咬着耳朵,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诶、诶!是JOJO、JOJO!!!”有个女孩子注意到了走廊上的承太郎,小声叫了起来。于是其他女生也跟着纷纷转过头来,“JOJO、JOJO”地吵着叫嚷起来。

好烦。承太郎压低了帽子,匆匆加快了脚步,迅速走开。

他本以为转校生也会转头像参观珍稀动物似的看一眼自己。结果对方根本无动于衷。

 

“喂,转校生,”承太郎撑起身子,问他,“你怎么不去上课?”

蓄着长长的刘海的转校生平静地回过头,看着自己,踌躇了一会,说。

“……春天不是读书天。”

承太郎忍不住“嘁”了一声。说什么自以为很帅的话啊,这小子。他转回去,又用帽子挡住脸,打算继续睡一会。可是不一会儿,那边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他忍不住又看向花京院。

对方掏出一本皱巴巴的国文课本,用力地扯了一会,最后还是无奈地放到了一边。觉察到承太郎的视线,花京院抬头向上,一言不发地盯着承太郎。平日里似乎总是微笑着眯起来一点点的细长的眼睛此刻毫无笑意,冰凉地映射出阴翳春日里冷清的日光。

承太郎弯下腰,拾起那课本,放在手里看了看。书被人用强力胶粘上了,封面上也用原子笔乱七八糟的划痕。

真是无聊过分。承太郎心想,可是嘴上没说什么。

花京院也似乎不以为意。他从明显被人用力丢到哪里过的书包里掏出游戏机,仔细检查一番,开机,边角上碎了一点的屏幕亮了起来,他侥幸地拍拍胸口,盘起腿,一心一意地玩了起来。

“喂,”承太郎叫他,“你是叫花京院对吧?”

“嗯。”对方很投入游戏,头也没抬地应了一声。

“别坐在地上了,”承太郎指指先前自己躺着的长椅,“让给你坐。”

花京院愣了一会,看着眼前一个月以来都没有怎么见到的邻座已经自动地躺在了旁边的水泥地上。

“这不好吧。你要睡觉,还是把长椅给你好。我反正坐哪里都能打游戏。”

“啰嗦,”承太郎撇撇嘴,“椅子太短了,还不如地上。”

花京院这才留意了一下对方的身高,目测至少也是一米九以上。听说母亲是英裔美国人。果然是因为有欧美人的血统吧,他暗自想到。

结果是,花京院也继续坐在地上,对方见他如此,借了花京院的书包枕在头下面。

“借一下。”

“唔,没有关系。”

花京院没有抬头,任凭那个初次见面的陌生的“邻座”拿过自己的书包。

反正已经被丢成这个样子了。他心想,再糟糕还能怎么样呢。

况且,不知为何,花京院如此坚定地相信着,这个看起来百无聊赖天天躺在天台上抽烟睡觉的人才不会像其他人那么无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承太郎觉得自己似乎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小会儿,醒来,花京院还在和游戏中的怪兽厮杀着。

是有多好玩,承太郎倒想问一问,可是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倒不说。

他听见花京院的肚子“咕噜——”的叫起来。天台上除了他们两个,其余一个人也没有,空空荡荡,肚子叫的声音也格外明显。

“你饿了吧。”

花京院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点了下头。

“便当也被他们倒掉了?”

“嗯。”

承太郎一副嫌麻烦的表情,可是不声不响走回长椅,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便当盒,递给花京院。

“你吃,”承太郎不自觉地又压低了帽檐,脸上有点不好意思,感觉像是在同情别人一样,但其实并没有这样的意思,反正花京院饿了,而自己有刚好有吃的,“我家里那个婆娘做的。”

“……哈啊?”

“……我妈。”

花京院“噗嗤”了一声,用手握住一个拳头,挡在嘴前面,第一次轻松地笑了出来。

“那你自己呢?”

“不饿。”嘴上这么说着,肚子却也“咕——”地响了起来。

 

结果是,两人分着吃了那一人份的午餐,于两个都还在青春期的男孩子而言,当然不觉得饱足。

“承太郎的妈妈料理很上手呢。”花京院看着豪华的三层便当赞叹道。洋葱牛肉,米饭是胡萝卜土豆排骨焖饭,还有一层是水果。

“是吗。”

花京院点点头,眼睛已经粘在樱桃上转不开了。

“你喜欢樱桃啊。”

“恩,”花京院用力表态,“最喜欢。”

“那你都拿去吃好了,反正我也没有很喜欢。”

一个人吃的时候并不会察觉到美味与否、饱足与否此类的问题,但看着兴致勃勃大啖樱桃的花京院,承太郎好像也开始觉得津津有味起来。

“你吃,”承太郎咽下嘴里的肉,“吃完要给楼下那群家伙好看。”

 

花京院本无所谓霸凌、孤立、小团体……此等种种。反正从小到大,自己都是一个人,照样玩得起来,也不能算是不开心。孤独什么的,寂寞什么的,总好过硬要和没意思的人打成一片。

由于父亲工作调动的关系而搬家、转校,第一个月内就被孤立排挤,却也是之前没料到的。起先是自己不想借游戏给后排几个看起来有点无聊的家伙,而后班上一个看起来像是不良的女生欺负另一个同学的时候惹到了自己跟前。

“ぶす。”

因为觉得烦,忍不住就皱着眉头,这么说了。平时几乎不说脏话,讲话也尽量用敬语,但是看另外一个人也实在是很可怜,就一时气盛地脱口而出了。

结果当然一下子升任成了那个不良眼下的头号眼中钉,加上之前招惹到的那几个无聊的男生,甚至那个当时自己一瞬有心想要帮助的同学也站进了围攻自己的阵营里。总之,现在是全班的公敌了。

“典明同学,”国文老师站在讲台上,点到了自己的名,“你读一下课文吧。”

望着窗外发呆的花京院回过神来,想要从包里掏出课本,翻到那一页。

一开始就留意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翻不动的时候,听到四周传来了低低的嗤笑声。

“典明同学?”正在板书着的老师用手指叩了叩黑板,催促道。

他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周围是幸灾乐祸要看好戏的眼睛,都注视着自己,想要看看洋相。

幸好稍微回想一下,就大致能记得起来那诗句。

花京院慢慢地背诵了出来:

“幾時代かがありまして、茶色い戦争ありました……”

 

観客様はみな鰯 

咽喉が鳴ります牡蠣殻と 

ゆあーん ゆよーん ゆやゆよん

 

看客们像沙丁鱼 

仿佛打开的牡蛎壳般张着喉咙嘶叫: 

咻——啸——吖哟

 

原本嗤笑着学生们静了下来,觉得有些扫兴。老师点点头,示意他坐下,开始要讲中原中也。

“老师,”还站着的花京院举手,“我有点恶心,想去一下保健室。”

不等老师回复,就抓着包走出了教室。

 

承太郎说要给他们个好看,把燃着的烟头支在了教室靠后门的一扇窗户上,隔了一会,花京院听见烟雾探测器“哔——哔——”地锐叫了起来,天花板上开始“哗——”地向下洒水,教室里传来一阵骚动和惊呼。花京院本不在意,可是现在也觉得心里终于畅快起来。

承太郎扯了一把他的胳膊,他才回过神来,两个人在走廊上飞奔起来,跑了出去。

 

逃学的下午,也不是跟什么小女朋友一起,身边站着新结识的同学空条承太郎,两个人都无所事事,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才好。

十七岁的花京院典明望着远处的天空无聊地想,迄今为止的人生仿佛都是在为了同样的一个问题——“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才好”。十七岁,好像有永远用不完的时间一样。

说一句有点可怕、近似无知无畏的话——十七岁,就仿佛是不死的年纪。街道边的商店里传来尾崎丰的歌曲,你看,他就好像永远都是风一般的十代少年,不会死,像鸟,像风,羽翼洁白,身姿轻捷,想飞去哪里就可以去到,手中握着挥霍不尽青春与才华,满心是倾诉不完的忧愁。

承太郎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左右的同学花京院典明。这个人好像突然又陷入了什么奇怪的情绪,嘛,换了谁都不会好受的吧。当机立断,他决定要带花京院去一个自己认定的“谁去了都会开心”的地方。

 

——水族馆。

 

明明不是什么谈恋爱的小情侣,两个高中男生一起来水族馆这种地方,怎么说也是蛮微妙的。花京院转头看了看站在自己旁边,手撑在玻璃上,出神地盯着水箱里的海星的承太郎。刚刚听到他说“要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的时候,花京院承认自己有那么半秒想到了一些奇怪的方向上去,差点当下就回复说“不不不,谢谢你的好意,但我对那种事情其实没什么兴趣”。好险那个“好地方”是水族馆。

“呜哇——是曼波鱼啊。”花京院自己好像也兴奋起来了。

“听说曼波鱼很容易死掉。水中的气泡进到了眼睛里然后紧张过度就会死掉什么的……”

“鱼没有眼睑,气泡不会停留在里面的。”承太郎淡淡地说到。

“这样啊……”花京院有点儿不好意思,好像说了什么有点蠢的话。他转头研究了一下承太郎的表情,发现对方还是并不在意。

 

听说,曼波鱼还会因为附近的同伴死亡而伤心至死。

花京院心想着,说出来也许承太郎又要普及科学知识了。虽然不介意被指出错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曼波鱼会为了朋友难过”这一点,他还想保留一点幻想。

朋友……是不是就像现在的自己和空条承太郎这样差不多呢。一个人在角落里看书打游戏了十七年的花京院典明,突然有了这样的念头。

胸膛里好像真的生出了一只扑腾着翅膀的白鸟,振翅欲飞。

 

一直待到了闭馆。从水族馆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了。

“差不多回家了吧。”花京院说。

承太郎点点头。

有一段路是同方向的,一起坐了一段电车,又走了一段。明明也不怎么聊天,但还是跟一个人坐电车、走路的感觉不一样。哪怕只是听得到另一个人与自己频率相同的脚步或者呼吸,都让人有一种奇妙地安定感。

花京院突然有点期待明天上学这种事了。

 

两人在坂道下告别,承太郎转身慢慢走上坡。

花京院静静地站了一会儿。黑色的乌鸦从傍晚时分的天空中飞过,这是一如既往的东京都,夜色降临后的天空是空气污染后的粉色,不太看得到星星,电线电柱密布。爸妈给的随身听今天好像磕坏了,原本总是塞上耳机,默默走回去的。

可是今天就算随身听坏了也不太让人难过了。

他这样轻快地想到,踢着地上小小的石子,自己哼起歌词零零碎碎记得一点的英文歌来。对了,承太郎的妈妈是美国人吧,也许还可以问问他喜不喜欢洋乐。

走到一半的承太郎突然转身跑了下来。

“花京院,”高个子天然卷黑发还有一双绿眼睛的混血男生面无表情地对自己说,“那个,你周末要不要来我家玩。我妈说她欢迎我带朋友回去的,不过之前我也没什么朋友就是了……”说完,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似的又压了压帽檐。

“好呀。”花京院没有迟疑地点头答应下来。

 

承太郎的身影终于消失在坂道尽头。

好像以前一样,十七岁的花京院典明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但绝对有什么不同于以往的不可思议事件正在发生,在这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在自己身上。

他抬头仰望向东京都粉色的夜空,仿佛看到一片如钻石般璀璨闪耀的星辰,正旋转着倒下,将自己笼罩。

 

 

-end-

 

2:51AM

17.01.2015


---------------------------------------

《坂の上の星屑》其实是尾崎丰的一段独白的标题。

当BGM听的话,也是无妨。

好听……极了。

 
标签: JOJO 承花 同人
评论(2)
热度(58)

立ち止まる時間が動き出そうとしてる
忘れたくないことばかり

© 靑春禮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