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欧洲人如何取名字

有害书籍同好会:

早些时候搬运的戴锦华老师的讲座被LFT屏蔽了,已经修改部分词语等待再度审核,先搬另一篇补偿一下吧



转载自澎湃新闻: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73745 ,作者昭杨



名字,伴随每个人的一生,是每个人类社会辨认个人的主要标志。从古至今,一方面很多中国人都相信姓名会对个人命运产生微妙的影响,而在取名上慎之又慎。另一方面,名字也受到社会政治文化环境的影响,一个人的姓名往往体现了鲜明的时代特征。中世纪的欧洲人也不例外,中世纪欧洲人名既随着时代的浪潮而变化,也反映了当时欧洲人...

(无意义片段)

#random –Abyss

 

落得这番田地他心知自己无从抱怨。

他早已经放弃思索所谓正误,接受下这说法:恋爱就是罪过。至于受伤和最终失恋,虽然可怜,但冷眼旁观者无不说这叫做:

“食得咸鱼抵得渴。”

起初只是觉得疲倦,队长哥因此多给了自己一些维生素C;后来渐渐不太吃得下东西,“你是不是又瘦了一点”,有人问他,于是他慌张地多拨了几口饭,但也于事无补。终于有一天雪崩——某一场舞台结束时他哭了起来,他听见台下有许多声音都在说:“别哭啦~笑一笑吧……”

“好像还是第一次拿到一位一样,”有哥哥说,“眼泪很多——他的心是很柔软的呀……”

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眼...

一条脑(dao)洞(pian)。

(是去年暑假有一天做的梦。醒来非常怅然若失,感觉自己就是太郎同学一样。)


承太郎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变成了花京院。

梦里面的自己某天被宣布,从此刻开始,身体只会变得越来越透明,最后完全不能被看见。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梦里的自己很哀伤,但一开始只是稍微有点透明而已,就也没有特别大的影响,大家都还是能知道到自己存在于“某处”。梦里的“承太郎”对自己说:“我还是会知道你一直在这里。”


直到有一天在镜子中完全看不到自己,才开始感到恐慌。

不能被看见——也无法被触碰。虽然“存在”,但没有实形,甚至不能像静那样通过化妆之类的被确认“形体的存在”。

完全如同空气。呼吸、动作甚至不...

其实昨天的心情就是这首歌了(。


然后今天看到了28岁的承太郎,就非常想听久保田利伸=w=

如图所示!

一个午后。

有撩有还,再撩不难!!!

[JOJO] 在某个世界的某时某地,真实存在着的


(2014, Harbourfront Cable Car Centre, Singapore)

吃完饭的时候又聊起了JOJO。

我跟也喜欢JOJO的日本室友kana说,因为跟徐伦同年,而且角色死亡的那一年应该刚好是我大学入学的年份,所以总感觉有什么奇妙的羁绊。所以每次路过港湾的缆车中心,都会想起承太郎,觉得“啊、是爸爸打黄色节制的地方”。

kana说,咦,真的吗?真的有那个缆车中心吗,我还以为是荒木随便画的一个场景。

我说,有啊,我还带着花京院的手办去过那附近转一转。

不止缆车中心是真的存在的,各种神奇类型的罚款也是真的,一直咆哮着的鱼尾狮是真的,封面上的Raffles Hotel...

[JOJO][承花] 坂の上の星屑(1end)

春天不是读书天。

空条承太郎心想。

他躺在教学楼天台护栏网边的长椅上,人被笼罩在一格一格的阴影里,一只手枕在脑后,帽子盖在脸上,另一只手上夹着香烟。

还要很久才会放学,他有一点苦恼地想到。

事实上,对于其他人而言,五分钟前才开始今天日程上的第一节课。


云好像慢慢飘过来了,承太郎猜想,他隐约觉得身前罩上一道阴影。但很快,那阴影便移开了。

云也飘得太快了些,可是哪里来得这么快的风。

而后他慢慢侧过脸看向身边,制服帽的遮挡下无须费心做什么注目他人时的掩饰。


穿着醒目的绿色校服围着白围巾的红发少年靠着围栏,在距离承太郎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坐了下来。


Set fire to the stars.

立ち止まる時間が動き出そうとしてる
忘れたくないことばかり

© 靑春禮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