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片段)


#random –Abyss

 

落得这番田地他心知自己无从抱怨。

他早已经放弃思索所谓正误,接受下这说法:恋爱就是罪过。至于受伤和最终失恋,虽然可怜,但冷眼旁观者无不说这叫做:

“食得咸鱼抵得渴。”

起初只是觉得疲倦,队长哥因此多给了自己一些维生素C;后来渐渐不太吃得下东西,“你是不是又瘦了一点”,有人问他,于是他慌张地多拨了几口饭,但也于事无补。终于有一天雪崩——某一场舞台结束时他哭了起来,他听见台下有许多声音都在说:“别哭啦~笑一笑吧……”

“好像还是第一次拿到一位一样,”有哥哥说,“眼泪很多——他的心是很柔软的呀……”

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眼泪无法控制地涌出,并不为特定的某一件事,某一个人,某一样东西,又或者是为了每一件事,每一个人,每一样东西——他们汇成了一片汪洋,唯独自己是一座岛屿。

“怎么了?”

上车之后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还在哭泣的他。

——别哭了,停下来。

他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一次。也是在台上,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此刻的眼泪不受控制就仿佛那时的双手;那时候的自己也是流着泪的。

“怎么了?深呼吸——”

越来越多的人围上来,吃惊地看着自己。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停止这荒唐的泪水,结果只是令呼吸变得更加艰难。

 

于是被带到了医院,医生给开了药。

天晴的时候他想,自己应该摆脱这些小药丸——自己本来就应该是好的。这样想着,偷偷地停止服药,下场是在难得聚餐的时候失控得弄得所有人都不开心。

有些人已经从宿舍搬出去回家住了,剩下的几个人偶尔会提醒自己要记得吃药。

 

“你怎么在这里……?”

唯一的弟弟迟疑地站在自己身后发问,他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姿态可疑地站在阳台上一动不动已经将近半个钟头。

 

然后他们整装出发,又一次站在舞台上。

骤然响起的尖叫声以及飘落的纸花之中,他站在人群里,恍惚想起小时候听过的童话故事——幸运的贝尔,天才的贝尔,完全地施展了自己的才华,在最高的荣誉、掌声以及鲜花中幸福地死在了谢幕的舞台上。

呼吸和心跳都好像停止了一秒——但一秒之后,他发现自己依然活着。那并非是自己的结局。

此后又是流转不停的奔忙的人生,他终将与他人一样成为河流中再无法分辨的一部分,流动、流动、永不止息,无暇为任何事物停留驻足:放弃,或以必死的意志继续。他知道自己一刻也不能停留,旋转、旋转、无尽的旋转,像那个被魔法红舞鞋蛊惑了的小孩。

——直至死去吧!也不要斩断双腿来停止……

他望向顶上近乎太阳般明亮刺眼的灯光许下心愿。

 

-end-

 
标签: random
评论(1)
热度(9)

立ち止まる時間が動き出そうとしてる
忘れたくないことばかり

© 靑春禮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