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 在某个世界的某时某地,真实存在着的


(2014, Harbourfront Cable Car Centre, Singapore)

吃完饭的时候又聊起了JOJO。

我跟也喜欢JOJO的日本室友kana说,因为跟徐伦同年,而且角色死亡的那一年应该刚好是我大学入学的年份,所以总感觉有什么奇妙的羁绊。所以每次路过港湾的缆车中心,都会想起承太郎,觉得“啊、是爸爸打黄色节制的地方”。

kana说,咦,真的吗?真的有那个缆车中心吗,我还以为是荒木随便画的一个场景。

我说,有啊,我还带着花京院的手办去过那附近转一转。

不止缆车中心是真的存在的,各种神奇类型的罚款也是真的,一直咆哮着的鱼尾狮是真的,封面上的Raffles Hotel是真的,作为背景出现的Orchard Road是真的,那个楼顶好像带着一圈花边的Mandarin Orchard酒店也是真的,同样还出现在背景里的那栋圆柱形的建筑也是真的,是Swissôtel The Stamford。乃至他们入住之后遭遇Ebony Devil的那间酒店也是真的,我暗暗对照过,应该是香格里拉。

还有啊,我带着花京院,去买了一只椰子。小小的热带岛国,雨季阴沉沉的下午,我和花京院典明在一起,吸着椰子汁。

明明是虚构的吧,漫画里的角色。却因为真实存在的地点、场景、道具,好像真的切实发生过了一样。好像真的曾经有一个17岁的、穿着绿色制服的高中生和刚刚结识的伙伴们在1988年来过星岛,短暂地停留,然后离开,继续他们冒险的旅途——迎接一个悲伤的结局。

最后的昭和代少年,同样也留在了昭和代。站在80年代末金黄色光怪陆离的风与尘埃里,十代少年意气风发,衣角都是被风掀起,胸中鼓动着悲剧式英雄热血又浪漫的梦想。

好像他们真的活过一样,在这个世界,或者某个世界,平行的。

至于徐伦,大概是因为她生活的年代我也完全经历过,所以更有奇妙的羁绊感。

生日的时候会有这样莫名其妙的想法:此刻的徐伦在做什么呢?她也已经二十代了呀。

大概吧,如果徐伦B,那个背后也有星星的爱伦,存在于某个平行世界中的话。

好像是个很悲伤的结局,可是崭新的世界也就此展开。

出口也总是引我们踏进另一个空间的入口。

我想说的不是第六部的结局解读。

摄影企划做的是与往生者对话的内容。老师问我,所以你相信你说的话会到达往生者那里吗?

我说我不能确定,也许吧。但我确确实实从这种妄图得到回音的思考中得到了反馈,也许来自彼端,不过更可能的大概是来自我自身。不过这都不重要,回声的来源处。我思考的过程,与我思考之后得到的回音,不都是真实的吗。

2015/04/18

黄耀明 - 亲爱的玛嘉烈
http://music.163.com/#/m/song?id=92726

“惨绿青年
你短发密且软
谁给你剪
谁给你剪
如你出走那一天 没人看见”

评论
热度(85)

立ち止まる時間が動き出そうとしてる
忘れたくないことばかり

© 靑春禮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