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承花] 星になるまで(1end)

BGM: Song for the Boys – Pat Metheny (‘One Quiet Night’)

 

=====================

 

所以,好像真的没有人还记得曾经有一个叫花京院典明的转校生了。

毕竟前前后后他也没来上过几天课。最开始的几天也许有人会问,诶,花京院同学去了哪里,他今天怎么没来。那个人,不怎么说话,或者说,不怎么跟不熟络的人说话,也不怎么想要跟人变得熟络。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是个很显眼的家伙,转校生穿来的校服跟其他人不一样,鲜绿的颜色,配搭他红色的头发,还有一直围着的长长的围巾,虽然不怎么跟人打交道,但也实在是有点招摇。

大概他没出现的头几天,会有已经开始注意他的、吵吵闹闹的女孩子,骚动起来,开始四处找人问,花京院他去哪儿了。

可是,他在这里还没交上什么会对他念念不忘的朋友——他本来也不是抱着“交朋友”的目的来的——也许过了五天,或者十天,或者二十天……总之,五十天后,再没有人提起那个曾经出现过的,名叫“花京院典明”的转校生了。

就像是。

偶然的落花点水,湖面在那一瞬曾荡起微小的涟漪,但最终,涟漪散去,又归于平静。

又或者,流云投下的倒影,飞鸟划过天空的路径。

在广袤无垠的时间的荒原中,任何的相逢际会都显得无比短暂,一瞬的事罢,于当时经历其中的人而言,也许如同一道闪电,照亮了那无边无际沉沉的黑夜,但于之前或之后的人们,也许这发生的一切,大可忽略不计。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流萤已经飞过。

 

不小心遗漏的一瓣小小的、透明的、稍一用力就会振向别处的羽翼,经由风,轻轻地落在承太郎的肩头。

周围的人们都很平静地面对自己再次的出现——的确,那五十天是在别处的。平静的中学生活,与茫茫黄沙中的生死际遇,仿佛是两个平行的时空。

下面传来了上课的铃声,躺在天台上的空条承太郎侧过身,索性用书挡住了脸。

 

——喂,是你喜欢的漫画啊。我在读的。

明明原来好像是没有那么多闲话可以聊的,当他总是站在自己身边时,当他总是与自己并肩同行时。但现在,却总是有那么多有的没有的事情,全部都想要跟他说一声。

一个人的时候,走路时也好,像现在这样翘课到天台上做些没所谓的事情也好,总是下意识地,情不自禁地,想对那个仿佛还在自己身旁,笑着听自己说话的人,说些什么。

倘若他也来上课,他也会觉得无聊,然后一起来天台这里的吧?

不。如果是两个人的话,能做的事情就多了起来,就能去的其他更有意思的地方了吧。可以去水族馆,如果花京院觉得无聊,陪他去打游戏,自己也是无所谓。

虽然这件事上,自己不如他厉害就是了。

——喂,你还没借我你之前说好要跟我一起打的,那盘很有意思的游戏啊。

——或者,现在,不如我们出去看电影?我今天路过放映厅,看到海报上说要放Rambo III。

——你也会这么觉得吧,Rambo的话,感觉老头子他也会喜欢。

 

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湿了。

真奇怪啊,承太郎移开书,揉了揉眼睛,完了又用胳膊挡在上面。他想,真奇怪啊,天气并不算太热,可是眼睛里出了汗。

又或者是局部的积雨云,淅淅沥沥地,在自己上方那一片小小的天空,下了起来,弄湿了整张脸。

——喂,喂,花京院,你说这难道不可疑吗?

 

他戴上耳机,偏巧又是这一首。

在沙漠微凉的夜气中,花京院走在自己身边。

步伐一致,脚步声重合在了一起,承太郎甚至产生了一种幻觉——这茫茫的天地之间仿佛只有自己和花京院两个人一样,有些孤独荒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觉得很安定。

身侧的花京院望向自己,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似的。

“对了,你喜欢Sting吗?”

他问自己,紫色的眼睛里像是闪动着星星,仿佛深海的磷光。

“啊……还行。”

“你喜欢谁的歌?”

“我啊……”承太郎想了想,“久保田利伸。他那首歌,很好听啊……”

他紧紧闭着嘴,认真地想那歌词。

“有几句差不多是这样的……我也不太常唱歌,随便哼一下……”

 

Shine on my, shine on my dangerous road.

Drive on my way, keep on my own.

Shine on my, shine on my wondrous future.

With all my conscious response.

 

很轻很轻地哼唱了几句,但前面的波鲁那雷夫和伊奇还是听到了,他们狐疑地转过来,盯了自己和花京院一眼。

“唔,好听。”

花京院点点头。

“这样吧,”他说,“回去以后我们交换专辑来听吧。”

 

——喂,说好的交换专辑呢。

校园里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承太郎无比清晰地感觉着身边那“一个人”的空缺。

耳机中传来《流星のサドル》最后的一小段。

 

ゴールなんてなくていいのさ、星をつかもう。

 

荒凉的沙漠之夜,并排头碰头躺在一起的时候,星空也仿佛是触手可及的。

 

——我啊,已经帮你买了Sting的专辑了。

——如果能一起听,就好了。

 

好像真的下起了雨一样。

 

再也没有人提起他的名字,花京院典明。毕竟世上别处的时钟都还在一刻不停地转动着,身处于时间的长河中的人们,依然在继续着各自的人生。

老头子并不说。

妈妈也不说。

但自己知道,他们也记得他。

 

说起来,花京院竟然喜欢老妈那种类型啊。

结婚的时候,承太郎看着微笑着的母亲,突然又想起了花京院那个人说过的另外一些话。

离婚的时候,有那么一些消沉,不知为何,也想起了花京院。

 

——这个年纪的你,大概也已经结婚了吧。

——如果这个时候能找你喝酒谈心就好了。当然,如果你拖着我一定要我陪你打游戏,那也行。

 

后来又去了埃及。

目的不同。不是为了战斗,是为了观测红海夜间出现的水游生物。

同行的伴侣也不同。同事里没有一个很宝贝自己的红头发又总是围着长围巾的人。

 

——喂,你知道吗,红海里有1200多种鱼。

这样想,难道不是有些奇妙吗?原初,也许只是一团混沌,什么都没有,又或者这就是一切,经由一场大爆炸,演变成了一整个宇宙,生命始终,都在这爆炸后的漫漫进程之中。花、鸟、鱼、虫、你、我、樱桃、海星、哈密瓜、什么的……什么都好,都是自那最初的一团混沌而来。而能量守恒,这仿佛是由虚空而来的一切,在历经一番遭际之后,又将被打乱、重组、化作其他的何种形式,参与进这亘古的轮回守恒之中。

——喏,你看那只河豚,像不像伊奇?

——这样想着的时候,夜间的深海就不再令人畏惧了,她神秘,平静,又安详。

 

——那你变成了什么呢?

 

承太郎潜行着,硕大的蓑鲉不紧不慢地从人前经过。

——你会是光吗?

他想起女儿亮晶晶的绿眼睛,看起来又伶俐又漂亮。

——你以前说过,喜欢耀眼的绿色吧。

他忽然想到,说这话时,花京院认真地凝视着自己,又或者是自己略带绿色的眼睛。

——我的眼睛也是绿色的啊。不过还是徐伦的颜色更漂亮一些,那会让我想起法皇。

 

——或者,花京院,你会是风吗?

 

——如果我能变成一颗星星,那就好了。悲伤的时刻,痛苦的时刻,我就会试着将手伸向天空。因着这道风,一定和此刻存在于某处的你,相连。

 

 

-end-


===========================


“Anna andthe King”里有这样一段台词:

“It is always surprising how small a part of life is taken upby meaningful moments. Most often they are over before they start although they cast a light on the future and make the person who originated them unforgettable.”

Kakyoin had shined such a light on Jotaro.

 

不过更确切地,应该说是这两个人互为光芒,照亮了彼此。 

 

 

 

2015.01.12

3:52 AM


 
标签: JOJO 承花 同人
评论(3)
热度(36)

立ち止まる時間が動き出そうとしてる
忘れたくないことばかり

© 靑春禮瓚 | Powered by LOFTER